Prada荣宅揭幕

尽管核心业务为时装精品,Prada长期在全球范围打造前卫当代建筑,亦参与了优秀建筑的维护工程。精心修缮后的Prada荣宅坐落于上海市中心,此宅邸历史可远溯至20世纪初期,彰显着Prada对于设计语言和设计形式持续探索的最新尝试。这幢宅邸将成为Prada在中国举行各式活动的特殊地点。

 

历时六年的修缮,Prada将百年前位于上海市中心的传奇荣宅再次呈现给公众,而近段时日正值秋雨连绵,微寒的脚步也咬的愈加的紧。六年的时光,是否增添了新的故事,相信你在阅读下文后,会得到自己的答案。那些岁月蹉跎后留下的汹涌痕迹,无法被轻易地被上色。流光碎影中,蓦然间换了年华,光影筹措后,刹那即永痕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陕西南路186号,一个庞大的建筑像个沉睡的巨兽匍匐于此,等待着被世人唤醒。

 

此宅邸的历史可追溯于1910 年,最初为一德国人所建,因第一次世界大战所迫,弃楼回国,直至1918 年经历扩张和改建,成为沪上名门荣宗敬家族的私宅。当时整个上海滩商政名流均出没在此豪宅的歌舞晚宴,可以说是欧式建筑下却覆盖了当时国内最美好和平的时代。那些往日的欢声笑语和歌舞升平随着战争到来,也一去不复还。

徜徉在上世纪的历史长河之中,“荣式家族”的名号乃中国近代民族资本家族之最,荣式三代实业影响了当时大半个中国,其中荣宗敬和他的弟弟荣德生正是荣氏商业家族的第一代掌门人,在当时被称为“面粉大王”、“棉纺大王”。

▲客厅

荣宅的客厅拥有装饰性壁炉和精雕细琢的楼梯栏杆,地面上采用了多色六边形釉面砖。意大利工匠采用古老的手工艺重置了缺失和破损的地砖。为了烧制釉面砖,工匠们先按原先的百年古砖做成模型,重新配制用来调色的瓷泥,经过手工浇筑,回填。最终煅烧融合。

直到抗日战争的爆发,生意受灭顶之灾的同时,再加上日本军阀的软硬要挟,荣宗敬先生携家逃往香港避难,此生未回。一个人的人生落幕,也将此宅邸盖上了一张厚重的“幕布”。

▲会议室

会议室的墙壁色彩浓郁,配有深色木质护墙板和壁炉。木质壁炉四周刻有雕花,由大师级工匠纯手工打造。壁炉带有新古典主义元素,又兼具中国风细节。修复壁炉时,工匠将漆层小心剥离,再用新木料修缮破损或缺失的部分,再处理成与原物表面相符的颜色,然后将所有部件上色,以天然蜜蜡封涂。

随后的半个世纪,这里大部分时间是民主党派机关的办公地。2002年,荣氏老宅被传媒大亨Rupert Murdoch看中并租下,此后近10年,这里是News Corporation旗下各大子公司在上海的驻地。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这幢位于上海市中心的洋房的故事也没有被续写,在时间那张从始至终漠然的嘴脸中,它就这样彻底暗淡了下来。

▲餐厅

饭厅四壁呈暗色调,拥有华丽壁炉以及历史感装饰。房间天花板上檐口的装饰性图案取自古希腊和古罗马建筑。

时光恍惚了,视线模糊了,哪怕隔着象征着新生之力的春雨去观望门扉紧闭的它,也显得是那么落魄、孤独。有了生命才有生活,而有了生活,生命才变得有意义。总是将别有用心的巧合当做幸运,把意料之外的事件归类给宿命是我们人类最擅长做的事,那么一个建筑除了配合演出人生这场好戏,曲终人散时,宁静到纷争,缤纷到寂寥,世人也唯有叹息伴随着它载浮载沉。

▲日光室

日光室多见于维多利亚风格宅邸中,是主人休息小憩、侍弄花草的“阳光房”。日光室拥有彩绘玻璃窗,上面的复古和抽象几何图形在整座荣宅中随处可见,然而带有具象场景的面板却只在日光室里有。

直到2011年Patrizio Bertelli与Miuccia Prada夫妻遇到饱经风霜的容宅,故事才又开启新的篇章。Patrizio Bertelli与Miuccia Prada作为Prada的CEO和创意设计总监当即租下并作出决定,Prada启动了对这座宏伟宅邸史诗般的修缮工程。世界这么大,能遇见,不容易,人和人是,那么人和物也是。

▲荣宗敬先生的卧室

荣宗敬的卧室拥有粉彩色墙壁和白起壁炉,十分精致。屋顶的吊灯灯罩由薄雕半透明雪花石制成,投出的光线散发着优雅的气息。在19世纪80年代的上海,荣家这样的富裕人家比外界更早用上了电灯。

在这有限空间里流动着无限的可能,各个房间、阶梯流转着皆是有重量的空气,那是家族的信任、曾经老工匠一砖一瓦的心血,和中意两国建筑专家重现“荣光”的决心。

▲宴会大厅

宴会大厅是当年被用来举办大型派对和各类正式活动的场所。宴会大厅上方是一整面彩绘玻璃天窗,由69块玻璃面板构成,足足有45平方米。

恢复往日的热闹容易,恢复老宅的“荣貌”可不容易。好在Prada在世界各地投身于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积累了丰富经验,其中包括修缮了位于米兰的19世纪古典购物穹廊伊曼纽尔二世长廊(Galleria Vittorio Emanuele II)的局部以及被改造为艺术空间的威尼斯王后宫(Palazzo Ca’Corner della Regina)——后者原为建于威尼斯大运河上华丽的巴洛克式宫殿。

▲走廊

走廊空间不大,用来连接荣宅老楼和四层高的附楼。房间内有15平方米的天窗,采用了荣宅内最古老的彩绘玻璃。天窗上的设计结合了多种几何形状,以及传统植物装饰图案。负责修复天窗的意大利工匠,将被损坏的部分替换成一种1940年代德国生产的彩窗玻璃,使用了几世纪以来玻璃匠人流传下来的传统技术,对玻璃面板进行处理。

这些既是源自Prada一直对传统手工艺重视的体现,也是一次关于恒久理念的延伸。一幢老宅满足了一场关于西方和东方的对话;米兰和上海的对话;艺术家和建筑师、学者和匠人对话的全部条件。

▲吸烟室&台球室

在可以抚摸到细腻触感花纹的古典家具上,仿佛可以听见过去那些弥漫在香烟里睿智的谈话,可台球杆撞击台球刹那间的清脆声响。

空间就如同物件,可大可小,却通体流动着自身的魅力。人们对于建筑的情感,或许只是相比较对于人类脆弱的肉体而言,它那坚硬的身躯可适合寄存那些无处安放的思绪。

荣宗敬夫人的卧室&盥洗室

卧室装饰风格冷静庄严,四面墙均装有柚木支撑的雕刻繁复的护墙板,营造出正统和历史感。抽象化的缠绕枝藤和树叶取材自阿拉伯花卉图案,发扬于伊斯兰世界并扩散至欧洲装饰艺术中,而垂坠的花环和齿状的扁豆图案的起源于古希腊和古罗马。

与卧室毗邻的是盥洗室,这里的地板由浅色橡木和深色柚木板交错相间,以对角线相接,构成锯齿状图案,带有中世纪晚期建筑韵味。

荣宅始终不卑不亢的接受每一个时代赋予它的使命,从为荣式一家人遮风避雨,再到成为Prada设计语言和设计形式的新探索,既是解读,也是对话。

可谁又知道呢,也许在荣宅的“眼里”,从街头熙攘人群的吆喝变成了单调且又沉闷的汽车鸣笛,说不定它也一直为此很受困扰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