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□□2/16
鉴于第二条意义不祥的留言,本人进行了一次意义深远的上门专访,以下下是专访过程

好吧,姐曾经也是文青!
挖过坑、开过楼,有一小群固定读者,写着不知所云的肉麻桥段。。。
姐也曾经花大把的时间去研究小众文学,大把的悲情故事信手拈来
看到了么,全是“曾经”
有一天我开始像喝白开水一样的吐槽生活的时候,瞬间觉得,这比那些我假装文青写下的文字——那些少女喜欢的矫情字句,要让我舒服的多
人嘛,活一世图“舒服”二字,最难得闲云野鹤

□□□2/14【好,改个文青版瞧瞧

三天前剪了发,短了些
开开说,只有第一天好看
续了许久的头发,就这么剪断了,一念之间
理发师反复向我确定要不要剪,似乎那一剪刀是有多难
【表情可以忽略】

每年告诉自己“明年一定会过上情人节”,却每一年都不曾如愿
年后给自己添置了一下生活品
飞利浦的吸尘器被老罗吐槽了,说这三百多的飞利浦不如狗狗两百多的。多少有些不开心

地毯铺好——

听说,情人节有人会听分手快乐,有人会玩连连看。。
然后从早上开始就看到怪爷爷、肚子和虾米一直在听分手快乐。。
晚上回家看到元件儿的QQ显示是连连看。。我只能说一句,你们颇毒
可是直到最后,元件儿才反应过来,为嘛好机油会拉她去玩儿连连看。。。。。。亲爱的 不带你这么天然呆的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