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当我是浮夸吧
夸张只因我很怕
似木头似石头的话
得到注意吗
其实怕被忘记至放大来演吧
很不安怎去优雅

IT界那些虐恋情深


 

      很多年前,奇虎360问:“如果有一天我和金山闹翻,你会不会帮我?”当时腾讯并没有说话。奇虎做梦也没有想到,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跟腾讯闹翻。TA永远记得腾讯说出的那句话:“我爱谁是我的隐私,与你无关。”奇虎笑了笑,却在心里想,那么就掀开所有的隐私吧,看你到底在扫描什么。

百度问腾讯:“你凭什么做搜索引擎?!”腾讯当时打了个哈哈,说不止搜索引擎其实除了腾讯SOSO啊我还做了微博,小新TA也很生气呢。腾讯和百度都把新浪叫小新,其实三个人里,百度比他们俩都小两岁,年轻所以气盛吧。腾讯在心里惆怅的想,我做了这么多,到底为什么,却永远不能说。

网易终于回了趟母校,当年的旧宿舍现在更旧了,穿过空无一人的走道,他点了支烟,透过烟雾的缭绕看清门牌上的号码。1998年的时候,四个新生住进这里。两年后新浪去了美国上市,搜狐也去了,网易想起那时的腾讯,白净,斯文,头发睡得乱蓬蓬从上铺探出头,细声细气托他帮忙捎瓶开水。

04年的时候腾讯去香港上市,百度到罗湖口岸送他。两个人一路上都没有说旁的话,直到最后腾讯快要入闸了,百度才说:“我放弃了绿卡。”腾讯哦了一声,心里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。他不是没机会去美国上市,但偏选了香港,原本想,隔着整个太平洋,自己总会爱得少一些,他偏又回来了。

谷歌刚到香港的时候腾讯替他接风,到最后腾讯终于忍不住问:“你怎么不回硅谷?”谷歌其实已经喝醉了,一双雏菊蓝色的眼睛没了焦点,大着舌头说不甚流利的中国话:“他说他最爱的城市是香港。”腾讯心里颤了颤,谷歌还在絮絮的说酒话:“当不了他最爱的人,我就呆在他最爱的城市。”

当瑞星看到奇虎360终于跟腾讯翻脸的时候,几乎第一时间拿起电话,可是最终慢慢放下。窗外是北京秋日的蓝天,像水晶一样清澈得不可思议。他想起当年,自己公开宣布奇虎给用户装“后门”的时候,奇虎的眼神也像这天空一般。“傻瓜!”他在心里冷笑,也不知道是在说自己,还是说奇虎。

搜狐终于忍不住问,你为什么非要做搜索引擎和SOSO问问?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何必咄咄逼人就不放过百度?腾讯一如往常漫不经心微笑,说你不会明白。当时搜狐只想搧腾讯一巴掌。许多年后,当搜狐恨恨地COS新浪微博时,突然就明白过来,原来,爱一个人真的可以爱到盼他痛恨自己的地步。

腾讯站在窗前,意兴阑珊的俯瞰脚下如新笋般的楼宇。深圳的下午阳光永远这样明媚,在这个亚热带城市里,四季嬗递无痕,岁月光阴无声无息,一年又一年。一切又有什么意义?哪怕我把自己变成银行又怎么样?他连我的钱也不爱。(QQ做了游戏、浏览器、手机,每每写就利润神话。下面是ABC三个做风投的对话: A:我觉得QQ接下去应该做QQ地产,房地产是傻子都赚钱的领域; B:地产属于政策导向产业,做QQ电动汽车稳赚不赔。中国人忙着赚钱,行走的时间长,交通工具是50年内的主旋律; C:成立QQ银行,自己就是钱。)

“从前我问过你,如果有天我不再爱你了,你会怎么样?你当时只是闲闲地掸了掸烟灰,伸出手揉着我的头发说我是傻瓜。”奇虎360喃喃的说:“其实还有句话我一直没有说:如果有天你不再爱我了,我绝不会容许我自己出现在任何有你的地方。”

“投票你看了吗?”电话那端的腾讯或许笑了笑,马上又咳嗽起来。网易觉得心里发紧,腾讯却慢条斯理的说:“又不是选班长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网易想起当年选班长,不知为什么自己竟然全票当选,后来才知道是腾讯捣的鬼。“选上班长要请客呀。”他仍记得腾讯的手,轻轻拍在自己肩头。(9月27日,网易科技发起的调查显示,(截止10月14日下午2点)高达70.26%参与投票的用户表示,若360、QQ两个软件发生冲突,首先会卸载掉QQ。)

花痴是人类进步的动力!!!!

image

end

360和QQ這場鬧劇還沒有結束,關於很多人保留360,放棄QQ的選擇,我很能理解
可是因為我是一個不用360的人,所以我不會放棄QQ
雖然QQ做出的“艱難的決定”非常SB,但我很能理解這個“艱難”
“兼容”兩字光是信誓旦旦的承諾是沒有用的
請群裡的朋友們不要再謾駡QQ,例數QQ的不是
有些人無非是隨大流,看到大家都選360,於是自己也屁顛屁顛的在QQ上說我也選360,我說你還在QQ的地盤上,你撒什麽野啊?一邊用著它,一邊罵著它,你不SB誰SB?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